新闻资讯

    “是我设计,孟达当日见你强见刘璋,将你引入府中,你所听到一切,皆是事先安排好,与刘璋无关。”法正淡然道。

    到最后,魏延索性也放开了,一路加速行军,当带着人马抵达成都平原的时候,看到庞统在成都城外立寨,而非已经大开成都城门来迎接自己的时候,魏延才算稍微松了口气。

    “季常,粮草可曾备足?”刺史府中,诸葛亮处理着文案,同时分心两用,向马良询问道。“当我没说。”魏延看着庞统吃人的表情,讪讪的道:“那就祝你早日功成!”

    魏延也是久经战阵,一眼便看出对方如此布阵,实则不安好心,不禁冷笑一声:“有些本事,不过还不够看!”

    第八十八章 人心尽失,众叛亲离

    吕布基本上就是因为推广了均田制,才能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,令治地安稳,不再受世家掣肘,如今刘璋虽然恶于世家,但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也算将百姓从世家的手上解放出来,应该也如关中百姓拥护吕布一样来拥护自己才对。

    “曹操曾经不守规矩,妄图以刺段行刺主公以及少主,奸计未遂,蜀中虽然消息鄙陋,但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,后果如何,诸位应该清楚,中原四州之地,上至险要,下至县令,无论本人还是家人,尽皆遭到死亡刺杀,徐州陈氏,乃徐州第一大族,经此一战,烟消云散,满门皆屠。”庞统挣了挣双臂,没能挣脱,也不再费力,只是看向帐中众将,淡然道:“诸位杀了我之后,可以让家人准备后事了,记住,是全家的。”

    就算吕布不再派兵,单是阆中投降的那十万蜀军,就足矣让诸葛亮头疼。

    “不错。”刘璝冷笑着看向庞统:“莫要跟本将军套近乎。”

    既然要将刘璝拉下来,那第一步,首先得让他威严扫地,所以,庞统毫不犹豫的指使卓扬暴起杀人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被一个军职明显不如自己的将领搏了面子,如果刘璝因此而责难卓扬,甚至要杀他,那下一步,庞统会借助这大帐之中,众将的力量保下卓扬,那刘璝可就一点面子里子都没了,不过庞统还是高估了刘璝的魄力。

    “拿下!”刘璝冷哼一声,厉声喝道。

    一直到了夏口,就在陈到准备登陆之际,一支船队从斜刺里绕过陈到的残兵,将他们挡在夏口外面,对方人数不多,但陈到身边,到现在,也只剩下数百人挤在二十多艘小船上面,想要突破对方,显然不太可能。

    “如果夫君不小气的话,姐姐就真该担忧你的将来了。”大乔苦笑道,如果吕布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就证明,小乔在吕布眼里,依旧是个玩物,现在整个乔家都迁来了长安,仰吕布鼻息生存,如果他们姐妹失宠了,那对乔家来说,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就算吕布不去对付乔家,也不会再关照,那些嗅觉敏锐的政客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乔家的机会。

    “不错,将军若那样冲进去,会有什么下场,将军该当知道。”孟达苦涩道。

    法正扭头,得意的看了庞统一眼,以张任的性格,此时只要接了将印,那便是死心塌地的追随吕布了,不但为吕布添了一员大将,这蜀中军心随着张任的加入,也会迅速稳定下来。

    刺史府中,孟达皱眉听着门外的吵闹声,扭头看向一脸悠闲地法正道:“孝直,这样做是否太过了?会不会出事?”

    “明日一定要见到主公,将军中情况说于主公去听,再这么下去,不等吕布攻进来,军队自己就要先乱了。”心中下了决定,刘璝心神也松懈下来,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,不知不觉,就坐在椅子上睡着,直到次日日上三竿的时候才醒来。“不敢,强宾不压主,在下理当位居客席!”庞统虽然入营以来,表现的十分强势,却也清楚此刻自己其实已经因为刘璝的事情惹了一部分人的不满,目的既然已经达到,接下来是该表示诚意的时候,自然不会再一味的强势下去,那就有些蠢了,不过无形之中,依旧不断强调着自己的强势地位。

    “可惜,张任不肯降,否则若能有此人相助,必能事半功倍。”成都刺史府中,庞统召集众将商议布防之事,魏延倒是有些感叹道,之前他曾与张任在葭萌关交锋,此人用兵不在魏延之下,尤其是依托蜀中地形,甚至可以压魏延一头,让魏延十分头疼,这次若非庞统、法正用计,策反了阆中大营众将,就算成都乱成一团糟,只要张任坐镇阆中,魏延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短时间内攻破阆中。“是啊,夜凰!”伏德眼中,闪过一抹怅然:“一入夜凰,身不由己,呵呵,如果能够完成主人交代下来的任务,夜凰可以恢复自由之身,否则,任务失败,死,到现在,我还不知道有哪个夜凰卫是活着离开的,本以为我会是第一个,如今看来,呵呵……”

    想到这里,刘璝摇了摇头,不管如何,今日定要见到主公,一路上无人阻拦,刘璝径直来到刘璋的卧房之外,正要推门而入,里面突然传来女子痴痴的荡笑声,中间还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。

    “那些辎重,就赏给这些人吧。”庞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有些混乱的西域战士,皱了皱眉道,作为吕布帐下的精锐部队,对于刘备留下来的那些东西,可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,但那些兵器对于西域将士而言,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

立即注册立即登录联系我们